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>?翻身农奴、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青饶:“做梦都想不到的幸福!”

翻身农奴、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青饶:“做梦都想不到的幸福!”

2019-09-26 来源: 伯顺董

badqc93127_s.jpg

  2015年底,青饶老人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与之结对的是古露镇镇长崔国庆。虽然崔国庆结对帮扶青饶一家的事情早在一年前就竣事了,但崔国庆一直惦念着青饶老人,经常去家中探望慰问。图为崔国庆(左)与青饶老人拉家常。记者 王晓莉 谢伟 通讯员 王利均 摄

  身份配景:

  青饶,女,生于1947年,现年72岁,那曲市色尼区古露镇四村住民。

  青饶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,从没有见到过亲生怙恃。民主革新前,她和亲戚一家五口人隶属于“羌日六部”中的桑雄部落,其时所有草场都归森巴拉让所有,青饶一眷属于纯牧奴。从记事起,青饶白昼放牧、做苦役,晚上冷得只能搂着牲畜睡觉,吃不饱、穿不暖。

  1959年,中国人们解放军西藏军区黑河军事管制委员会建立,拉开了那曲民主革新的序幕,也让青饶看到了人生的希望。

  三月中旬的羌塘,依旧寒风瑟瑟,难过的几日艳阳,召唤着藏北春天的到来。

  从那曲市区驱车一个多小时,便来到位于318国道旁的古露镇四村。眼前一排排整齐的小院与蓝天白云、深黄的草场相互辉映,景致别样优美。

  围坐在青饶家的牛粪炉旁,老人回忆起了60年前的点点滴滴。

  “我一出生就被寄养在亲戚家里,从来没有见过亲生怙恃。自记事起,就感受自己连牲畜都不如,它们另有草吃,有地方住;我们没有吃的、穿的,更没有住的地方,说错话还要被割掉舌头,这种日子是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的。”青饶老人有些哽咽地说。

  8岁最先,青饶就和家里的大人给领主放牧。天还没亮就出工,晚上牲畜都睡了才气在牛圈里蜷缩着睡一觉,挨骂挨打更是屡见不鲜。

  “天天看着领主家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吃肉、喝牛奶,穿得暖温暖和,住得舒惬意服,心里想自己什么时间才气够过上这样的生涯啊!”老人叹息着说。

  青饶老人清晰地记得,10岁那年,她和一起放牧的小同伴学唱了一首牧歌,歌词大意是“循分守己也有罪,无缘无故被鞭抽,没完没了被责骂,这种痛磨难忍耐。”被领主知道后,被打得体无完肤,差点还割了舌头。

  “我被打得好几天都下不了床,家里人冒着被剁手的危险,偷偷挤了一点羊奶回来,晚上悄悄喂给我喝。”说到这里,青饶老人掀起后颈的衣领,露出一道深深的疤痕,生气地说:“这就是其时留下的,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狠心!”

  1959年,民主革新的东风吹到了藏北高原,磨难深重的仆从们看到了希望。

  在民改干部息争放军的资助下,青饶家分到了3头牛、5只羊、2顶帐篷。老人激动地说:“自己翻身做了主人,日子有了盼头,特殊开心!”

  18岁时,青饶嫁到了卡那村(现在的古露镇二村)。其时家里有4口人,白昼,她卖力为团体放牧,晚上到政府办的夜校学习。“是共产党解救了我们,让我们有吃、有穿,另有书念,各人对此很感恩,做事也很努力。”青绕回忆说。

  1980年,团体生产下放到户,青饶家分得了12头牛、20只羊,幸福的日子更有了盼头。

  然而天有意外风云,青饶老人的后代相继去世,只留下了两个孙女,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她又陷入了逆境。

  “谢谢党和政府,从各个方面照顾我们家,生涯又有了希望。”青饶老人说,“古露镇党委、政府知道我家的情形后,先后把我列为疏散供养‘五保户’、建档立卡贫困户、高龄老人补助工具,现在,我一年的种种补助收入就有9000多元,镇里和村里还会不定期地给我送生涯用品,帮助做一些家务,让我衣食无忧。”

  而最让青饶老人兴奋的是,2018年,她和两个孙女搬到了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,住上了100多平方米、带玻璃棚的小院,两个孙女一个在昆明上大学,另一个在那曲市上高中。

  现在,青饶老人虽近耄耋之年,却不忘回报党和政府,回报社会。她努力到场“双联户”建立事情,2014年到2017年,先后荣获区、市、县、镇“先进双联户”称呼。“我原来什么都没有了,是党和政府给了我一切,我会尽我所能回报社会,为群众服务。”青饶老人自豪地说。

[ 责编:杨煜 ]
相关新闻
热门新闻
今日新闻

版权所有 ?有渝ICP备129030号-1|Copyright ?2018